儒雅睿智 高风亮节 心系学生 为人师表——记我校艺术研究所所长阮荣春教授

发布者:祝菲尔发布时间:2017-03-21浏览次数:57

“我向学校捐赠80万,就是为了不让任何一个孩子因为家境问题而读不了书。”——阮荣春


初春,虽然风依旧透着寒意,但是彼时的丽娃河畔已然漾着生机。3月2日,阳光澄澈,天气温良,校艺术研究所所长阮荣春教授的捐赠仪式就在中北校区逸夫楼举行。

阮荣春是书画界和艺术理论界的双料“大咖”,虽然前期做了很多功课,仍旧免不了紧张。而阮荣春的学生胡阳和我说的一句“你放心,阮老师很儒雅,永远很温和”才使我稍稍安下心来。和阮老师一见面,自报家门之后,看到他得知我是他的同乡,高兴得一巴掌拍到自己的大腿上,疑虑全无。


华东师大艺术研究所所长,著名画家、艺术史家阮荣春教授


因喜欢走上艺术道路因爱动脑子脱颖而出

阮荣春是江苏溧阳人,一开口就带有溧阳话那种轻灵飘忽的神韵。1974年,阮荣春毕业于南京师范大学美术系,1985年又获得了南京艺术学院硕士学位。我以为在70年代从事艺术的人都出生于艺术世家,但是阮荣春却和我说他出生于一个地道的农民家庭,而他从事艺术则纯粹出于喜欢。

阮荣春回忆说:“我当时就在乡政府广播站工作,我和乡党委书记说我要考艺术院校,乡党委书记问我说你会画画吗,我说我不会,但是我喜欢。我当时对于艺术几乎是一无所知,连‘写生’这个词都没听过。但是我喜欢画画,我就看连环画,水浒,三国都看,然后在路上就拿着镰刀头在土上画人物画。”就凭借着一股喜欢的尽头,阮荣春考上了南师大美术系。由于出生农村,一开始的时候,阮荣春基础很差。“有的同学已经画了一万个人头了,而我什么都不会,我还是班长,很难受的。”阮荣春从头学起,脚踏实地,一步一步开始自己的艺术之路。“光死学识没用的,学习要动脑子,任何事情都一样。”阮荣春不仅仅学习绘画技法,而且潜心研究理论,“只有把历史的东西梳理清楚了才知道艺术未来的走向”。最终阮荣春凭借着“动脑子”的学习方式以优异成绩毕业并留校。

阮荣春最著名的发现就是佛教的南方之路。阮荣春在研究生阶段开始对佛教产生兴趣深入研究,后来经过对大量文物的考证并亲自考察了长江一带,大量材料的支撑下提出了佛教的南方之路。得到了佛教“先兴于南方,盛于北方”结论,构建了一条“在公元三世纪前后,中印度开始沿长江流域到日本的佛教传播线”,被当时的学术界认为是重大发现,甚至对佛教艺术的研究具有划时代的意义。这一发现也被全国各大报纸转载。正是在此基础之上,阮荣春获得了早稻田大学的文学博士学位,这在当时实属难得。

  

为人儒雅不失童心对待学术严肃认真

阮荣春理论和绘画名气都很大,又做着院系领导,在中国国家画院设立了名家工作室,手头上还有国家重大课题⋯⋯确确实实非常忙,但他依然不忘抽出时间来关心学生的学习进度,除了上课之外,也经常会打电话约学生到办公室了解学习的情况。为了帮助同学们查找资料方便,阮荣春把自己珍贵的图书资料也都放在所里的资料室供学生使用。

“阮老师总是让我们一周去一次他的办公室,询问我们这一周有哪些收获。其实每次去的时候都会害怕自己这一周没有拿得出手的心得,但是阮老师从来不会责备而是会帮我们树立研究的思路并且提供他的心得。”阮荣春的硕士研究生胡阳说。阮荣春不仅在学业上对学生勤加督促,在生活上也对学生们无微不至。阮荣春的博士生朱国平说:“我经常会接到阮老师的电话:‘现在在哪里?’、‘最近怎么样?’等,这个‘怎么样’既是问学习,又是关心生活情况,学生有什么困难,阮老师都会尽量帮助。”阮荣春爱的是“才”而不是“财”,不但不要学生送“礼”,而且常常会给有困难的学生送“礼”,他的学生都说,阮老师就曾为那些因家庭条件艰苦的学生提供过他们自己无法承担的外出考察时所需要自理的经费。要召开门下研究生集体研究或聚会联络一下大家之间的友谊时,阮荣春也总是说:“你们不要烦,都由我来,你们负责多吃点就行”。阮荣春是大家,有着不一样的胸怀,在他的心中始终装着别人。所以只要是他能做的,可以为学生想到的,他都做了。这一次阮荣春捐赠80万元给学校教育基金会奖励美术类的研究生,也正是他大家胸怀的表现。

阮荣春虽然已经年近古稀但是看起来依然年轻。“我之所以染头发就是为了保持年轻化嘛!”阮荣春的学生李梅香说:“阮老师每次叫我们去办公室的时候就会拿很多小零食给我们吃,他自己也蛮喜欢吃的。”也许正是这种年轻的心态让阮荣春看起来依旧气宇轩昂,风度翩翩。

虽然阮荣春对学生没有脾气,但是对待学术却非常严肃认真,甚至有点较劲。“当初我也是血气方刚,一个研究生二年级的学生,就和那些老先生对辩,我自己把这称作舌战群儒。”阮荣春回忆自己在国际学会研讨会的情景时说。阮荣春在2006年的时候在上海、南京西安三地举办“气韵格法阮荣春中国画三地巡回展”,随展还印发了一篇名为《20世纪中国山水画的历史定位及画风趋向文章,矛头直指20世纪中国山水画“浓重粗野的画风,对成就早有定论的李可染、黄宾虹、傅抱石等画家提出了自己的看法。当时的媒体纷纷以“山水画领军人物炮轰中国画坛”为题来报道此事。虽然阮荣春知道作为一个画家,对于中国画坛不便多讲,但是阮荣春直言:“这篇文章不写不行。画坛的画风需要有人来改变。和谐社会需要和谐画风。”尽管知道可能会招来非议,但是阮荣春还是坚守住了自己作为一名艺术史家的责任。


阮荣春教授作品春雨

阮荣春教授作品春山润泽图


华东师大乃育才圣地慷慨捐资助学子成才

当年钱伟长先生还任上海大学的校长,写信给时任江苏省委书记的李源潮副主席,希望能够阮荣春参与上海艺术学科的建设。说起这段往事,阮荣春很平静:“当时我还是南京艺术学院的副院长。但是我觉得上海是国际化大都市,交流学习发展机会更多,而且我也希望可以上海艺术学科的发展尽一点绵薄之力。”2009年,阮荣春来到了华东师大。说起师大阮荣春评价很高:“华东师大是一所人文荟萃的学校,培养人的地方。和北师大一起是中国最好的师范类院校。最近几年学校也在理科方面加大投资,相信以后会越来越好。”阮荣春谈到组建艺术研究所的经历时说建所之遇到了很多困难,教学行政一把抓确实太忙了之后阮荣春把现在的副所长顾平教授找了回来。现在的艺术研究所师资雄厚,培养出许多优秀学生。阮荣春说:“现在我手里有一个国家重大项目,老师也有国家重点项目,我们研究所里的每一位老师基本都有国家项目。”在阮荣春的引领和耕耘之下,华东师大艺术研究所已经成为上海最好的培养艺术理论家的摇篮之一

推动学科发展的同时,阮荣春也非常注重美术人才的培养。从教多年来,指导美术学博士生二十多名,硕士生三十多名,其中包括二级教授、长江学者等在内的教授16在上海大学任教的五年时间艺术研究院共培养了两届学生。第一届30学生就有8个考上了博士生,第二届这一数字更是达到了13但是当时阮荣春实行的是“家长式教学模式。上课点名晚上也不准夜不归宿。正是凭借着严格的教学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但是来到华东师大之后教学模式发生了改变,阮荣春认为学校不同、时代不同方式也应该不一样,需要因材施教现在的阮荣春考虑的主要是华东师大美术学科的发展。“我捐赠这80正是希望以奖学金作为抓手,奖学金来促进同学们的学习。”阮荣春还说之前他有一个学生突然决定不读了,问了之后才知道原来是这位同学的父亲刚刚去世,家里背了债务才决定退学。“我觉得每一位老师看到有孩子退学都会心痛,这事关乎孩子的一生。我捐赠的目的就是希望不让任何一个孩子因为家境问题而上不了学。”

著名画家黄格胜先生评价阮老师是画家里最有学问的,也是学者里画画得最好的。采访之后,我更觉得阮老师不仅实践与理论并重,更是德艺双馨的儒雅之师。


阮荣春教授向学校基金会捐赠


阮荣春老师资料:

阮荣春,艺术史家、国务院艺术学科评议组成员、我校终身教授、紫江学者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艺术家协会理事,《画院》、《中国美术研究》杂志主编。日本早稻田大学文学博士,南京艺术学院副院长、上海大学艺术研究院院长。近年于国内外多次举办绘画个展,作品见载各大美术杂志。省优秀博士生导师、重点学科带头人;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

自2009担任我校艺术研究所所长以来,阮荣春教授带领所有师生努力探索艺术学科新的增长点,依据自身实力重点致力于近现代美术史、美术考古与艺术市场等多个新领域的研究,某些学科方向具有国内开拓先行绝对领先的优势与地位。

推动学科发展的同时,阮荣春教授也非常注重美术人才的培养。从教多年来,指导美术学博士生二十多名,硕士生三十多名,其中已在教授、博导院长或总编岗位上的毕业生多名。今年年初阮荣春教授向学校教育发展基金会捐赠80元人名币,用于奖励美术类研究每年奖励8每人8000


作者:刘鲁苏系我校传播学院2015级本科生)  编辑:李嘉玲